◊Day54◊情緒是學習經驗,而不是基因

2017/04/24
◊Day54◊情緒是學習經驗,而不是基因
{傳遞想法的服裝店每日一則身心健康資訊分享計劃}

照片photograph ►服裝店內,剛送進來一支支不同級數的苧麻、亞麻。有在看FB的朋友應該有發現我們沒有在臉書每天放文章了,因為前陣子有點突然被閃電打到說:咦,就已經有將每日一則放在官網文章區了,為什麼還要在臉書再放一次呢?聽說多發一則臉書發文會多排放一些二氧化碳呢(笑)

情緒:是學習經驗,而不是基因

這條音頻給你說說如何創造自己的專屬情緒。
傳統的觀點認為,人類情緒的產生機制是普適的,某些事情刺激了大腦的某些特定部位,從而產生了某些特定的情緒,比如歡喜、悲傷等等,你的悲傷跟我的悲傷並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。但最近,英國科學雜誌《新科學家》上刊登了一篇文章,波士頓東北大學心理學教授麗莎·巴雷特(Lisa Barrett)說,這個觀點或許是錯誤的。實際上,我們可以設計自己的情感體驗,甚至創造只屬於自己的情緒。這是怎麼回事呢?下面給你說說。

首先,作者說,現有的情緒研究有一個漏洞。傳統的研究方法是,讓測試者識別特定的表情,或者觀看特定的影片,然後描述自己的感覺,比方說,當所有人看到小偷作案的圖片時都會表示憤怒,那麼憤怒就是人類共通的一個情緒。但作者指出,這種實驗有心理欺騙的因素,因為測試者只能從給定的一小組情緒單詞中進行挑選,不能自由表達情緒,而被限定的選項本身就是一種暗示。

而事實上,人們對自己產生的情緒叫什麼這個問題,其實並沒有那麼清楚。作者在查看具體數據時發現,對於負面情緒,沒有證據表明人類可以區分焦慮和抑鬱。於是,她用了三年時間自己進行試驗,試圖找到一種引導方式,能讓測試者區分這兩種情緒,結果卻發現,沒有任何一種方式能夠適用於所有測試者。

人們為什麼會分不清自己的情緒呢?咱們先來說一說人類的情緒是如何產生的。

作者說,我們的身體擁有應激機制,比如我們急剎車的時候,心率會變快,血壓會升高,有趕快逃離的衝動。這個時候,大腦其實也在問自己,為什麼我的身體會發生這些變化呢?以前有過類似的經歷麼?疑問產生了原始的感覺,如果這種感覺足夠強烈,大腦會將它與之前類似的記憶進行歸類,並且給它們打上一個標籤。這個標籤就是情緒。比如,急剎車時的感覺被我們的大腦歸類為一種叫做恐懼的情緒。

另外,大腦還會根據已有的標籤進行預測,比如,我們再次因為一些事情產生恐懼的感覺,那麼大腦就會在第一時間預測心率會變快、血壓會升高。如果預測成功,那麼大腦就會更加確信,恐俱是一種情緒。我們無法區分焦慮和抑鬱,也許就是因為體驗不夠,或者是大家的體驗沒有統一。

所以說,情緒其實是我們通過學習總結出的一種經驗,而不是與生俱來的基因。那為什麼我們擁有的情緒,別人也一樣擁有呢?作者提出,這是因為情緒是有社會屬性的。社會趨向讓大家共享同一套情緒體系,因為這有利於個體進行有效交流。

既然情緒是我們通過學習總結出的一種經驗,是被構造的概念,那麼這個概念是不是可以換,甚至沒有概念只有感受呢?這就是麗莎·巴雷特教授觀點的由來,我們可以設計自己的情緒,甚至創造自己獨有的情緒。

為了證明這個觀點,作者舉了兩個實例。首先,生活在南太平洋島嶼的塔希提人,他們的社會從沒有和外界接觸過,在他們的情緒體系中,就沒有“悲傷”這個概念。一個母親如果失去了孩子,她會告訴你她感覺疲勞、厭倦、甚至饑餓,但不會感到悲傷。第二個實例是,在荷蘭語中,有一個無法被翻譯的詞,這個詞用來專門表達某種類似親友團聚時安逸、舒適的感覺,它是荷蘭社會獨有的情緒概念。

那麼我們該如何創造屬於自己的情緒呢?

作者舉了自己的例子,她曾經成功建立了屬於自己的情緒,它叫做“chiplessness”,可以翻譯為“吃薯片時的感覺”。想像一下,深夜,你有些餓了,這時有一包薯片,你明知睡前吃薯片對身體不好,但還是抵不住誘惑吃了整整一包,這個時候你的心情如何。有點愧疚,有點後悔,但也沒那麼嚴重,還有點滿足。於是作者就創造了“chiplessness”這個詞,這樣一來,她就可以更好地管理現在這種感覺,不會過分地後悔或自責了。

以上就是麗莎·巴雷特教授獨特的情緒管理法,供你參考。
本文源自:Emotions are not Universal –We Build them for Ourselves音頻稿:陸音講述:成亞


您若在收聽知識新聞時發現錯誤,或有任何建議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:得到,留言告知; 或郵件至zhishixinwen@luojilab.com 一經採用,必有重謝。

◑與你分享綠色資訊的服裝店官方APP:https://goo.gl/Wyx4LV

∴在這個身心都需要努力健康的時代,
謝謝你陪我一齊看完了這篇健康資訊的分享,
這樣我們一起看過的報導又多一則了!
希望我們都可以接受、珍惜每一個發生。
安康順心